Linux驱动学习笔记2:运行已编译的Linux内核(更新Linux内核)

Linux驱动学习笔记1:创建Linux内核树一文中,已经创建了Linux内核树,编译了新版本的Linux内核。由于在已创建的Linux内核树上生成的驱动程序模块或许无法安装在原有的Linux系统内核中,这就需要更新Linux内核。

可以在创建内核树后, 安装新的Linux内核

make install

如果出现了 ERROR: modinfo: could not find module xxx,数量少的话,有时可以忽略。 Continue reading “Linux驱动学习笔记2:运行已编译的Linux内核(更新Linux内核)” »

Linux驱动学习笔记1:创建Linux内核树

昨天看了《Linux设备驱动程序(第3版)》一书,该书提到编译Linux模块需要构建Linux内核树,对此一直摸不到头脑。通过查找资料,现在虽然理解的还不是很深刻,经过自己的实际操作总算是有了一点点了解。

几个月前就在虚拟机上安装Linux操作系统:CentOS 6.4,昨天在看书的时候也不清楚这个系统有没有内核树,到现在才知道是有的,已经不需要重新创建。但是书中说发行版的系统内核通常会打了许多补丁,从而和主线内核存在很大差异,某些情况下,厂商的补丁会修改设备驱动程序使用的内核API,所以学习驱动程序的编写,还是标准内核最好。

首先查看当前系统的内核版本:

uname –r

可以看书系统内核版本为:2.6.32 Continue reading “Linux驱动学习笔记1:创建Linux内核树” »

nubia z7 max与神舟战神K660D-i7 D1

nubia z7max
去年11月在桂林找工作时才用来差不多半年的手机神舟H45T3丢失,不得已只能用着12年买的中兴U880,但是手机老是出问题,几乎每天都会死机一次,反应速度很慢,以至于导致许多误操作。实在忍受不了U880的折磨,打算再买一个手机。现在手机更新换代太快,想着买个手机至少要用两年的念头,所以准备买一台性能较高的手机。考虑到以后可能会用联通或者电信SIM卡(因为移动的资费实在太贵),但是以后用哪家运营商的SIM还不是确定的,又考虑到价格因素,制定了心中可以接受的手机的标准:至少支持移动/联通两种家频段的4G网络制式,电池至少在3000mAh,CPU至少4核心,最好支持NFC,价格在1600RMB左右或以下。看来看去也只能nubia Z7 max比较符合,还有中兴V5 MAX勉强符合了。想来想去还是决定入手nubia Z7 max,这款CPU是骁龙801(MSM8974AC),虽然不是64位,但是在高通的32位CPU当中已经是比较高端的了。在淘宝上以一千七百多入手,拿到手中感觉5.5寸的屏幕有些大了,不过用习惯也就适应了。现在想来自大学以来已经买过5次手机了,唯有这一次手机的价格超过一千,已经快要毕业了,希望这个手机能够让用上两三年。
Continue reading “nubia z7 max与神舟战神K660D-i7 D1” »

求职

这次到桂电终于把工作敲定了,虽然有诸多不满意,但是也没有过多选择。这次主要是为TCL通信来的,上次来桂电只是宣讲会,现场接收简历,暂时不安排笔试面试,并且了解到来桂电是补招,剩下的人数已经不多了,当前下午来到宣讲会现场,晚上十二点多又回到学校。终于到了笔试的时间,因为是早上10点笔试,怕赶不上,提前一天去桂电,但是结果却让人大失所望,连笔试都没有过,难道我的能力真的不如别人吗? Continue reading “求职” »

致已逝去的日子

终于将要毕业了,面临着找工作,希望尽快毕业的愿望已慢慢变成现实。然而,到临近时才真切的感觉到理想与现实的差距,虽然早已预料,但却如此沉重。好在未至绝望,仍充满信心。

好久没有认真的思考过了,仿佛忙碌使人变得忘记了思考,或者忙碌只是逃避的一种手段。回首已经逝去的将近三年的日子,有过失望,有过无奈,有过茫然,有过坚持,有过奋发,但是却始终一如既往的平庸。

人生可以平凡,但却不可以平庸。是的,我在这将近三年的日子里没能够做好。或许在别人眼中我已经取得了很多成绩,也不缺乏能力,我也曾因为取得一点点小小的成绩而沾沾自喜。环境和平台使然,仿佛青蛙一样坐进观天,想来可笑。然而,导致今天的结果这又能怪谁呢?

人生最重要的就是目标和方向,一定要知道自己“意欲何为,意欲何往”。茫然的人生注定会是失败的,只是徒然浪费了很多时间,做了很多无用功罢了,当你幡然醒悟时,已经发现自己已经落后的太远,太远。

悟已往之不谏,知来者之可追。已经错过太多,有太多未曾坚持,到现在已经走了很多弯路,现在想来,甚是痛心。往事已矣,明朝事还须看今朝。

昨日已逝东流水。然所幸以往的努力不算完全白费,参加数学建模、电子竞赛时的纠结与痛苦,也算值得,于今日获得国家奖学金候选人资格,总算是在沉重的日子里获得了一丝安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