柳絮纷飞只为谁<二>

柳絮纷飞

父亲越来越老了,头发慢慢地全成白色。在父亲400岁那天,父亲宣布,将自己的王位传给哥哥。在受封大典上,我看着像父亲年轻时一样英俊威严的哥哥,由衷地为他高兴,我的哥哥已成为白絮城新的王。

父亲决定带着母亲云游四方,用最后的时光来完成他年轻时未能实现的梦想。临走前,父亲对我说,孩子,你已经长大,是该让你独自面对困难的时候了。

日子就这样平静的流逝,直到突然有一天噬天的出现。那天,我和哥哥姐姐正在柳树林里练习着法术。忽然狂风骤起,卷起地上的树叶柳絮,打得人挣不开眼。哥哥和姐姐把我围在中间,外围众侍卫戒备森严。紧接着,和一百年前我遇见的那个人一样,眼睛泛着红色光芒的人出现在我们面前。

“你是谁?”

“哈哈……”笑声诡谲而恐怖,然后眼里闪出冰冷而恶毒的光芒。“还记得一百年前,因为玄天神剑你们杀的那个人吗?我就是那个人的儿子噬天。今天,我要让你们血祭我父亲,这座城也将由我来统治。哈哈……”

荆天挥剑向我们刺来,我们三人同时运起灵力,抵挡飞速逼来的剑气。我只感觉到剑气阴冷刺骨,身体隐隐作痛,腑内热血翻腾,不由得一口鲜血吐了出来。

“子风!”哥哥和姐姐惊呼。

哥哥和姐姐抽出长剑。

“柳将军,快带子风离开!”

可是……大王你……”

“不要管我!快带他离开!”

说罢哥哥挥起玄天神剑,运起全身灵力。只见风云变幻,天色顿暗,一条亮光从空中直向噬天刺来。紧接着,姐姐也运起灵力推向噬天。

突然间,姐姐口吐鲜血,哥哥的脸色也变得越来越苍白。噬天退出五十米之外,坐倒在地,嘴角里全是鲜血。

“我还会再来的!”说罢,飞向空中,消失在天边。

姐姐倒在地上,我挣脱柳将军的手,跑过去跪在地上。

“姐姐……”

“姐姐……不能陪你了……子风……你一定要好好地……”姐姐抚摸着我脸的手突然落下。

“姐姐……”我哽咽着,竟发不出声音。

“王,你怎样?”

“王,你怎样……”

柳将军和众待卫一脸焦急。

哥哥拄着剑半跪在地上,鲜血顺着嘴角流淌。

我晃晃忽忽地跑了过去。

“子风,好好保重……”说着一口鲜血吐了出来。“这把玄天神剑就交给你……你以后就是白絮城新的王……你一定要好好地……”

我紧紧握着哥哥的手,看着哥哥慢慢倒下,目光渐渐焕散。有一种想哭的感觉,但怎么却也流不出眼泪。

我站在山崖边,望着整个白絮城笼罩在苍凉的夜色当中,白絮城在皎洁的月光下像死一般沉寂。

我躺下身来,望着满天繁星,心里有说不尽的忧伤。姐姐,你在天上看着我吗?

忽然,一阵清风掠过,玄天神剑发出清脆的呜咽声。我把剑抱在怀里,闭上眼睛,哥哥仿佛在向我招手。我不禁想起父亲,父亲,你在哪里?

那晚,我睡在悬崖边的岩石上,梦见很久以前的那位青衣老人,他对我说,叶动风吹,柳絮纷飞,伊人憔悴,为谁流下第一滴泪?

早上醒来,发现如絮坐在我身旁,静静地看着我。我坐起身来,心里一丝难过与不忍。

你走吧,我不想再见到你。

什么?如絮一脸的惊谔与疑惑。

你醒醒吧!其实,我根本就不喜欢你.经过这么多事,我想通了,一生就这几百年,转眼间就没有了.我的心已倦了,再也无力欺骗任何人.我以前对你的种种全是骗局,我喜欢的只是你的美貌而已.你走吧!我不想再见到你.以前的事,是我对不起你,请你离开,别再打扰我!

话语是那样的绝决.如絮的泪水,一滴一滴的滴在地上,眼角的泪水在阳光的照射下晶莹发亮.我的心隐隐阵痛,不知是不是由于我的伤还未好.

如絮伸出手恨恨地打在我的脸上,我的身体已经麻木,没有任何感觉.我站起身来,头也不回的走了.如絮,对不起,我不想伤害你.

我心中再无任何牵挂。

在断魂崖边,我遇到了噬天.我知道今天就要死在他手里了,去追随我亲爱的哥哥和姐姐的亡魂.想到这竟没有那么难过了.

噬天,你我今天就作一个了结.

我抽出玄天神剑,运起全身灵力,准备与噬天殊死一搏.

我感觉到噬天灵力的强大,慢慢的我的灵力一点一点地消失,最后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.我白色的衣袍已被染成了红色.

我挣扎着站起来,噬天举起剑刺了过来.我无力夺闪,闭上眼,任凭剑气吹动我的长发.这时,如絮的影子突然在我脑海里映现,然后越来越远.如絮,永别了!

突然,我的身体被撞开,倒下间,我转过脸,看到长剑刺入如絮的身体,血顿时染红了她洁白如絮的衣衫.我无力的喊着,如絮……如絮……

我倒在地上,没有站起来的力气。看着在长剑刺入她身体的一刹那,她右掌突然向前击出,噬天对这突然而来的一掌毫无防备,被击出十米之外。

如絮抱起我,飞向断肠崖,她的鲜血在空中飞舞,如同飞絮。

如絮躺在断肠崖边的柳树下,我挣扎着将她搂入我的怀中。

“休想让我离开你……”如絮的语气如游丝般微弱。

“你好傻!”

如絮强忍着痛疼,挤出笑容,她永远都是那样美丽。

柳絮飘落在她的眉尖,柳叶也蹁跹飞舞落满了她的长发。她静静地看着我,眼角挂满了泪水。

“你要好好地……”突然,如絮身体一阵抽搐,我紧紧将她抱住。“好好地……等我……来世的轮回……你一定要好好地……”

我拿出长笛慢慢的吹了起来,我知道此刻,她想听我吹笛。我想起了哥哥英俊的面容,想起了姐姐对我温暖如春的微笑,想起了如絮悠扬的琴声。不知不觉,我竟泪流满面。

曲终,人亡。一缕香魂随风散去。

噬天此时已经追来,我坐在地上搂着如絮,举起玄天神剑,用尽全身力气,带着满腔仇恨向噬天劈去,剑声如咽,剑气如弘,卷起空中的柳絮,柳叶也随着剑气如剑般向前刺去。接着发出一阵巨响,大地为之颤抖。噬天晃了晃身体,便栽倒在地。

我举目四望,旷野一片寂静,苍穹浩茫。

青衣老人从远处走来。“薤上露,何易xi,露xi明朝更复落,人死一去何时归……”拄着竹杖,穿着芒鞋又消失在远处。

我一个人抱住如絮,站在漫天飞絮中间,似等待百年的轮回。我吹奏一曲挽歌,沉沉低吟:

春日梦易碎

柳絮纷飞只为谁

叶动风儿吹

落英萧萧情无悔

柳丝离离来又回

伊人独憔悴

为谁流下第一滴泪

柳枝发如碎

轻舞留人醉

绿色云烟笼罩着谁

淡淡的风吹

柳絮飞

柳絮飞

纷纷扰扰只为谁

蝶儿舞

絮儿飞

营营攘攘断肠泪

……

 

我站在如絮的坟前,坟旁的柳树仿佛一夜间变得愈加茂盛。柳絮如雪般不断飘落,树上的布谷鸟一声一声的悲鸣,周围显得愈加苍凉。我不禁泪流满面。

如絮,我会好好地,等待你来世的轮回,去追寻你的影子,永不说再见……

我会好好地……我的哥哥,我的姐姐。

我会好好地……等你,如絮……

2009年8月3日

4 Comments

  1. 般若波罗蜜豆

    你写的啊

    Reply

    • 一念花开

      最近较忙,没精力写博,就把以前写的东西贴出来了,滥竽充数

      Reply

  2. ghostry

    (#‵′)靠看的泪流满面.好好的写什么悲剧…

    Reply

Leave a Reply
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