柳絮纷飞只为谁<一>

我会好好地,等你来世的轮回,去追寻你的影子,永不说再见。

—题记

柳絮纷飞

我从梦中醒来,不知多少个日日夜夜,梦中全是你的影子。柳絮漫天飞舞,洒满了我的长发,我的衣襟。坟旁柳树上空,划过几声悲哀的鸟鸣,仿佛是你来世的呼唤。你还在吗?眺望着远处渐飞渐远的鸟的影子,晃晃忽忽,仿佛又回到了从前。

我叫叶子风,是白絮城城主最小的儿子,我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。白絮城里一年只有两个季节,春天和冬天。春天,城里到处都是漫天的飞絮,旷野里,一片一片茂密的柳树在风中摇曳。冬天,白絮城苍茫而皓洁,城里城外是一个白色的世界,宛如用白玉雕刻的一座城堡。我无忧无虑的童年便是在这里度过。这里,我们每个人都有灵力和长达五百岁的寿命。

我是一个不会流泪的孩子,从母亲肚子里呱呱坠地起,便没流过一滴眼泪。父母曾为我请过许多占术师,却没有一个人能占透。

忽然有一天,一个蓬头垢面,衣衫零乱的青衣老者闯进王宫,对父母说,这个孩子,乃非常人,灵力集于一身隐而不现,第一滴泪落之时,定有奇异出现。待父母将要详细询问时,青衣老者拄着挂着酒葫的竹杖,一转身便消失不见了。只听见“薤上露,何易xi(日希),露xi明朝更复落,人死一去何时归……”从远处飘然而至,愈来愈远,最终消失在浩茫的天空中。

哥哥,姐姐常常带着我到城楼上看星星,去山顶上观日出,在河边柳树林里练习法术。

一次,我和哥哥姐姐一起到柳树林里散步,时至仲春,清风吹动着我的长袍,发出轻微的响声,温暖的阳光从树缝间隙倾洒下来,在我的长发上流淌,柳絮随风拂面,感觉如同很小很小的时候,依偎在母亲的怀里。

哥哥和姐姐慢慢的跟在我的身后。突然前方晃出个人影,一身玄黑色的衣衫,在这柳树林中显得有些格格不入,他手提长剑,面目狰狞,眼里闪着点点红光,他决非白絮城中之人,因为我们白絮城中的人眼睛都是黑色泛出淡淡的蓝色。那人突然哈哈大笑,声音尖刻,刺耳。我吓得立刻躲在哥哥姐姐身旁,拉着哥哥姐姐的衣裳,哥哥姐姐轻轻抚摸着我的头发。

“子风,别怕,我们会保护你!”

“阁下何人?为何拦住我们的去路?”

“哼,把孩子交出来,我可以饶了你们的性命!”

哥哥姐姐按紧长剑,做好了防御准备。

“我们与阁下应该无怨无仇……”

“少废话!”黑衣人不待哥哥说完,便推出两掌,两道红光向哥哥姐姐驰去。哥哥和姐姐运起灵力,挥剑一劈,两道红光便化作一缕轻风,灌满衣袖。黑衣人趁哥哥姐姐挥剑间,闪到我的面前,抓起我向远处飞奔。没想到此人的幻影步法竟如此厉害。哥哥姐姐急忙追赶过去……

父王派人到处打探我的消息,母后为此急出了眼泪,正当事情毫无进展的时候,父亲收到一封信,说是在断魂崖边用玄天神剑来交换我,只许父亲一个人来。

玄天神剑是传说中能开天劈地,统领三界的神器,我的祖先曾用玄天神剑打败了魔族在这里建立起了风絮城。从此,玄天神剑成为历代城主的佩剑,是城主身份的象征。但至今谁也未曾见到玄天神剑有过特别的神力,或许在等待与它灵性相通的主人。

第二天,父亲不顾众人的反对,提着玄天神剑来了。他站在断魂崖另一侧的岩石上,白色的衣衫在风中飘舞,长发向上随风扬起,脸上冷静而刚毅。

看到父亲气势恢宏的身影,仿佛看到了希望。

“把孩子交出来,我就把玄天神剑交给你。”父亲的语气冷峻而又坚定。

“呵呵。”黑衣人冷笑道,“快把剑交出来!否则,休想让你的孩子活着离开!”

父亲不再说话,举起玄天神剑,准备仍过去。黑衣人刚摆出一幅将要接剑的姿势,便疆住不动了,倾刻扑倒在地,口吐鲜血,鲜血染红了地上的白色柳絮。原来父亲举剑间运起灵力,黑衣人怎知父亲的灵力在这世上没有几个人是其对手。

回到宫中,哥哥抱起我,理顺我零乱的长发,看着我,眼里闪着泪光。

“对不起,哥哥没能保护好你。以后,哥哥不会让别人再伤害你。”

我躺在哥哥的怀里,望着哥哥英俊桀骜的面容,伸手擦干哥哥眼角里的泪水,好想一直这样躺在哥哥怀里。

晚上,和姐姐一起躺在房顶上看星星。姐姐望着蓝黑色的天空对我说:“假如有一天姐姐不在了,姐姐就会变成天上的一颗星星,每天晚上就会在天上看着你,不让你一个人孤单,保护你,谁也别想伤害你。”

“姐姐,你不会离开我,是吗?”

“嗯,姐姐永远也不会离开你。”

日子一年年的过去,哥哥和姐姐的灵力也更加强大,而我也俨然长成了大人。在哥哥姐姐眼里,我永远是那个长不大的弟弟。

在官里闷得无聊,庭院里的桃花已经开了,冬天刚过,到处弥漫着春天的气息,是该好好出去走一走了。

温暖的阳光流泻在我的身上,驱赶走了身上丝丝寒气。和煦的春风夹杂着淡淡桃花的清香,令人心荡神怡。冬天遗留下来的雪还未化尽,在阴暗的角落里还零星的堆着几堆白雪,远处的山顶还是苍茫的白色一片。路边的柳条随风起舞,如娉婷少女轻盈的秀发。前几日还未发芽的柳枝今日却泛出点点嫩绿的颜色,真有一夜春风吹绿千树万枝的感觉。

正独自欣赏间,忽然听到柳树林那边隐隐约约传来阵阵琴声,那琴声时而高昂,时而低沉,似高山流水,忽而峰回路转,欢快处,若泉水叮咚,孤寂时,如泣如诉。又有歌声婉延而至,调如古埙,歌曰:

南风起

吹起柳丝离离

柳絮蹁跹无限意

和着相思落一地

伊人轻踏无痕迹

绿野芳踪随谁去

低眉信手弹续续

拔弄心中情几许

野外青山无人语

水边柳枝飘无力

芳草萋萋

柳丝离离

试问闲愁都几许

夕阳古道情随曲

……

寻声走去,只见不远处一位素衣少女正专心抚琴,丝毫没有发觉我的到来。我沉醉在这绝妙的乐声和歌声中,拿出长笛和着音律吹了起来,仿佛自己变幻成跳动的音符,从乐器中流淌出来。

“公子的笛声雄浑悠扬饱含深情堪称千古一绝呀!”

忽然听到一句话,把我从乐境中惊醒,方知曲已终了。呆呆地望着对方,竟一时不知如何回答。素衣少女见状呵呵笑了起来,笑容在隽秀的脸上绽放开来,很是好看。想起自己的反应,竟也跟着笑了起来。

“素闻琴声有勾心摄魂之术,未见弗信,遇姑娘你方知焉。不知姑娘芳名。”

“吾仍无名小辈耳,区区姓名何劳公子挂念。”

“既然姑娘不肯相告,那在下只能随姑娘之后,拜访令尊如何。”我故意说道。

“呵呵~你以为你有那本事吗?”

说罢,闪在远处,灵力竟不在我之下,她回过头来看看我,说到:“有缘自会相见。”便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我望着她消失的背影,竟有一丝丝的不舍。

晚上,我回到宫中,我问姐姐知不知道城中有没有一位琴艺高超的女子。

姐姐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,微笑地对我说,柳将军之女柳如絮是也。我压抑着心中的激动,焦急地等待黎明的到来。

第二天,我便跑到柳府,见到她时,姐姐正如她下棋。她见到我站在她面前,脸上写满了惊讶,姐姐在一旁对着我笑。

我走过去,抓起她的双手。

我终于知道你的名字,你叫柳如絮。

她低下头,脸上泛出点点红晕。

我把如絮带去见父亲,父亲很高兴,对我说,孩子,你已经长大,你有你选择的自由。

我们躺在柳树林里,听着柳树花开花落的声音,望着漫天的飞絮把我们慢慢覆盖,感觉整个世界是那样的温暖,美丽。

 

One Comment

  1. ghostry

    (⊙v⊙)嗯.

    Reply

Leave a Reply
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