诡异的十月

十月日复一日的忙碌,学习Cortex-M3,除此之外什么都没做。又一次要面临英语六级考试,仍然没有复习。

前几天发生的事情很让人郁闷。一天早上起来,突然发现鼻梁上方有一块血斑,仔细看越来是有个伤口,顿时感觉十分的奇葩,昨天晚上睡觉前还是好好的,真是灵异事件,世界有一个未解之谜。更让人郁闷的是,一天晚上一边看书一边喝开水,水倒是没喝着,不小心把自己的嘴唇和下巴给烫伤了。于是就变成了这个样子:

诡异的十月

唉,走在哪里都能看到别人怪异的目光。

还好,没有被毁容。本来烫伤并不是很严重,到现在红色的痕迹已经差不多要消失了。

再访柳江

十一假期就要结束了。去年十一,来到这里还不到一个月。到现在,一年的时间已经过去了。下一个十一,将是人生中在学校时光里的最后一个十一了吧。

假期的前三天看了几本书,了解了一下Linux系统和Python语言。第四天和室友出去转了一下。先去了箭盘山公园,然后是蟠龙山公园。去年十一不曾去过的地方。然后便是故地重游。在来的时候看到,路边的LED信息屏上写着柳江7:30将有烟火晚会。

于是,找地方吃罢饭,又在柳江边歇息了一下,等待着烟火晚会的开始。随着时间的临近,柳江边人越来越多,到最后人满为患。

终于到了7:30但是烟火晚会还没有开始,大概是8:00开始吧。室友已经等得没有了耐心,于是我们就一起返程。

走在路上,发现大量的人流仍然在向柳江边烟火晚会的地点涌来,我们却与人流背道而驰,以至于我们行走的十分缓慢。

当柳江的视线渐渐地完全从我们背后消失时,背后的方向终于发出了砰砰巨响。夜晚天空中五彩的火花告诉我们,现在已经是八点整了。但是已经离去,便不会返回了。

心中仍然充满了遗憾。去年的十一,我们错过了柳江边的音乐喷泉。在我们坐上返程的公交车时,她却姗姗而来。然而现在,我们又错过了柳江边的烟火晚会。

隆隆的炮声,斑斓的烟火,仿佛欢送着我们的离去,又仿佛告诉我们,我们只是一个过客。

然而,错过了的东西,或许永不再来。

明年的十一,不知是否还能在这美丽的柳江岸边,欣赏这缤纷的柳江夜景。

箭盘山

箭盘山

箭盘山

箭盘山

人工瀑布

蟠龙塔

蟠龙山上观柳江

柳江

柳江

柳州东门城楼

柳州东门城楼

Linux文件执行权限

十一假期原来有7天,我竟然以为是五天!晕了,晕了,这日子真是过晕了。

继续学习Python。

在Windows系统中,可以依据Python文件的后缀名来识别是Python文件,从而启动运行。但是在Linux系统中,只是把.py文件当作普通的文本文件。对于此,看到一句话:“不知是Windows把我们的生活变的简单了,还是把我们自己变得更傻了。”对此不做评论,大千世界,天下大同并非很好。

可以在Python文件的第一行加上一行告诉系统,用什么程序来执行此文件:

#!/usr/bin/env python

于是在Linux下编写了一个简单的程序并保存为hello.py:

#!/usr/bin/env python
print(‘hello’)

但是在执行的时候却遇到了问题,省去python,直接在终端上输入:

./hello.py

提示权限不足。但是在提升至root权限后,仍然提示权限不足,如果在文件名前加上python:

python ./hello.py

可以执行。Linux菜鸟一个,所以 不明所以。

Python

最后发现原来是文件没有执行权限。在终端上输入:chmod -x ./hello.py

Python

更改文件的执行权限,在输入:

./hello.py

就可以运行了。

也可以鼠标右键单击hello.py,在快捷菜单中选择属性,选择权限栏,然后勾选“允许以程序执行文件”就OK了。

Python

Linux分区与文件目录结构

一直以来都十分迷惑Linux的分区与文件的关系,只是听说Linux是用文件来管理的分区的,但是由于习惯了Windows的分区与文件的关系,对于Linux的分区与文件还是不甚了解。

这个十一打算学习一下Linux以及Linux C,顺便看一下传说中的Python。于是在十一到来前,在图书馆借了几本厚厚的书。

Linux books

Continue reading “Linux分区与文件目录结构”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