个人随笔

个人随笔

槐花盛开的五月

就在

那些

翠绿

坚硬

古老

明亮

折断的

树枝

中间

白色

芳香的

五月

回来吧

–《槐花盛开》 威廉·卡洛斯·威廉斯

白色槐花

星期六,在图书馆里静静地看着书,揉了揉干涩的眼睛,瞥向窗外,不远处的青山,在蔚蓝的天空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的苍翠,真是美妙的一天!

目光在这干净的景物中随意地游走。突然,目光停留在校园里远处的一颗大树。树枝间一片片的白色在微风的吹拂下,恣意地摇摆,仿佛也在享受着这美妙的一天。

那一片一片的白色,不就是槐花么?我有些惊讶,急忙定了定神,仔细地瞧了又瞧。然而,就在我满怀希望的时候,我发现我错了,原来那白色根本就不是槐花。

我不禁有些失望了。

还记得小时候,经常和伙伴在槐树下一把一把地采摘槐花。槐花可以食用,采下来的槐花,也不管它三七二十一,一把一把的被我们送到口中。那甜甜的滋味到现在仍然让人记忆犹新。

上面的那首威廉斯的《槐花盛开》 的诗是上高中时,在语文课上,老师在黑板上给我们写下的,不知怎么回事。每每看到槐花盛开的时候,就会想起那首诗,还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呢。

紫色槐花

到大学时,校园里有一片槐树林,每当五月份的时候槐树林就会开出白色的或者紫色的槐花,一团团一簇一簇的压在枝头,煞是好看。那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槐花并不一定都是白色的啊。每当从槐树林边走过,就会闻到一阵阵幽香的味道。

来到了南方,至今也没能见到槐树,更不用说槐花了。现在大学校园里的槐花正值盛开吧。槐树林下,碎石路旁,小木凳上又会多出了几对言笑晏晏的情侣吧。

窗外,那颗葳蕤的大树,依然在微风中摇曳,树叶也依旧在阳光的照射下映射出一团团刺目的白色,仿佛一簇簇美丽的白色槐花。

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

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

时不时想起一个叫海子的人,因为他写的那首诗,那句话: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。

每个人小时候恐怕都有一个文学梦,幻想着自己写出漂亮的文字,写出动人的故事。曾经的我也是一样。可是,我不是海子,我不会把诗当作是自己的生命,也没有他那独特而又敏感的心。文字对于我来说,充其量也只是精神寄托,有了更好,若无也罢。所以,便有了这个博客和博客里的博文。

博名“一念花开”,其名源于一本尚未完结的网络小说中的一句话:“一念花开,君临天下”。小说的名字也许大家都很熟悉,是辰东大神的《遮天》。

“一念花开”,花开花落只在一念之间,花开花落由心而已。此时你失意潦倒、浑浑噩噩其若花落,它日你人生得意、快乐幸福又若花开。或许此刻你此刻过得十分不如意,喝口水都能被噎着,但是你今日的隐忍,是为了明日的辉煌。或许转变,就在那一念之间。一念之间,生活到处充满着阳光温暖。即使自己仍在困顿之中,一念之间,心中也会豁然开朗。一念花开,不仅在于是否一念之间人生繁花似锦,更在于自己积极向上、永不言败的那份心境。

这两天把博客小屋稍微修葺了一下。修改后,背景是蓝天、沙滩、海水,头部背景是孤枝,绿叶,鲜花。正与“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”其意相合。

一念花开,花开花落的距离,就是那一念之间。

你好,2013!

原本以为周一元旦,前几日翻了翻日历,原来周二元旦,对节日没什么感觉,无论圣诞也好,元旦也罢,总是真真切切置身其中的时候,看到周遭的变化,忽然感觉,哦,原来它已如期而至。

上周有三场考试,虽然没怎么认真准备,考完试后仍然感觉十分疲惫,班级好多人以起出去吃自助火锅,自己却提不出一点兴趣,放松了两三天后,感觉是要好好准备下几门考试了,于是今天下午就到图书馆自习。来到图书馆惊奇的感觉人这么少,下午吃饭的时候和同学谈起此事,忽然意识到,哦,明天就是元旦!晚上,依旧去图书馆,可是走到图书馆门前,发现图书馆一片黑暗,回来后,和别人说,原本想学习到2012年最后一晚,可是老天不给我机会。

再见,2012!2012,或许会在我的脑海里深深留下它刻下的痕迹,因为在2012年,确实是人生的分水岭,在2012年的上半年里,每一个决定都会决定我的人生。从找工作,到调剂,再到决定来到广科大,顺利成章的我在这里与此刻写下这些文章。

在这里,无非总结下这一年的得失成败,然而,得与失,成与败,又怎么能这么轻易的说的清呢?没有得失,没有成败,只有梦想与遗憾,迷惘与叹息,期冀与祝福。

2012,这一年里依然迷茫,这一年里,没有多少转变,最重要的转变就是在一个环境到另一个环境中顺利的完成了转变。新的环境里仿佛与旧的环境没有什么不同,原来怎样,现在依然怎样,但是我却知道自己却在悄无声息的发生着变化。借用同学的一句话,人生就是一个非线性的时变系统,我们在实现自动控制的同时,总要收到这样那样的外界干扰,这时我们就要做干扰解耦,以改变自己内部性质,来达到自己期望的输出。

2012是自己的本命之年,同样的没有在意过自己的本命之年,只是,看到别人带着红色手链,穿着红色内裤的时候,才发觉,哦,原来,今年是我的本命之年。“太岁当头坐,无喜恐有祸。”人们都说,本命年会遇到诸多不顺。我不知道,我的不顺是不是已经在半年前发生。或许,本命年里的顺与不顺只是我们的心里在作祟。生日在腊月十五,本命年的生日一定要在家好好过,以纪念这人生中难有几回的本命之年。

再见,2012!不得不说再见,不能不说再见。时光,无论是美妙的,悲伤的,无论是苦涩的,甘甜的,无论是清凉的,抑或是火热的,阴暗的,或者是璀璨的……它都会被岁月之风侵蚀,吹掉,留下一些清晰的或者粗糙的痕迹。过往已然逝去,我们只得面对当下与未来。

你好,2013!没来的及说,“你好,2012!”2012就已接近余声,阳历更是再嘀哒嘀地倒计时。未来的2013年,我或许依然迷惘,依然有面对与未知未来的恐惧与慌乱,我相信我依然会去勇敢的面对,没有因为虚度光阴而自责,不会因为挫折而停止不前。

你好,2013!愿父母大哥快乐平安!愿大家都幸福快乐!

柳絮纷飞只为谁<二>

柳絮纷飞

父亲越来越老了,头发慢慢地全成白色。在父亲400岁那天,父亲宣布,将自己的王位传给哥哥。在受封大典上,我看着像父亲年轻时一样英俊威严的哥哥,由衷地为他高兴,我的哥哥已成为白絮城新的王。

父亲决定带着母亲云游四方,用最后的时光来完成他年轻时未能实现的梦想。临走前,父亲对我说,孩子,你已经长大,是该让你独自面对困难的时候了。

日子就这样平静的流逝,直到突然有一天噬天的出现。那天,我和哥哥姐姐正在柳树林里练习着法术。忽然狂风骤起,卷起地上的树叶柳絮,打得人挣不开眼。哥哥和姐姐把我围在中间,外围众侍卫戒备森严。紧接着,和一百年前我遇见的那个人一样,眼睛泛着红色光芒的人出现在我们面前。

“你是谁?”

“哈哈……”笑声诡谲而恐怖,然后眼里闪出冰冷而恶毒的光芒。“还记得一百年前,因为玄天神剑你们杀的那个人吗?我就是那个人的儿子噬天。今天,我要让你们血祭我父亲,这座城也将由我来统治。哈哈……”

荆天挥剑向我们刺来,我们三人同时运起灵力,抵挡飞速逼来的剑气。我只感觉到剑气阴冷刺骨,身体隐隐作痛,腑内热血翻腾,不由得一口鲜血吐了出来。

“子风!”哥哥和姐姐惊呼。

哥哥和姐姐抽出长剑。

“柳将军,快带子风离开!”

可是……大王你……”

“不要管我!快带他离开!”

说罢哥哥挥起玄天神剑,运起全身灵力。只见风云变幻,天色顿暗,一条亮光从空中直向噬天刺来。紧接着,姐姐也运起灵力推向噬天。

突然间,姐姐口吐鲜血,哥哥的脸色也变得越来越苍白。噬天退出五十米之外,坐倒在地,嘴角里全是鲜血。

“我还会再来的!”说罢,飞向空中,消失在天边。

姐姐倒在地上,我挣脱柳将军的手,跑过去跪在地上。

“姐姐……”

“姐姐……不能陪你了……子风……你一定要好好地……”姐姐抚摸着我脸的手突然落下。

“姐姐……”我哽咽着,竟发不出声音。

“王,你怎样?”

“王,你怎样……”

柳将军和众待卫一脸焦急。

哥哥拄着剑半跪在地上,鲜血顺着嘴角流淌。

我晃晃忽忽地跑了过去。

“子风,好好保重……”说着一口鲜血吐了出来。“这把玄天神剑就交给你……你以后就是白絮城新的王……你一定要好好地……”

我紧紧握着哥哥的手,看着哥哥慢慢倒下,目光渐渐焕散。有一种想哭的感觉,但怎么却也流不出眼泪。

我站在山崖边,望着整个白絮城笼罩在苍凉的夜色当中,白絮城在皎洁的月光下像死一般沉寂。

我躺下身来,望着满天繁星,心里有说不尽的忧伤。姐姐,你在天上看着我吗?

忽然,一阵清风掠过,玄天神剑发出清脆的呜咽声。我把剑抱在怀里,闭上眼睛,哥哥仿佛在向我招手。我不禁想起父亲,父亲,你在哪里?

那晚,我睡在悬崖边的岩石上,梦见很久以前的那位青衣老人,他对我说,叶动风吹,柳絮纷飞,伊人憔悴,为谁流下第一滴泪?

早上醒来,发现如絮坐在我身旁,静静地看着我。我坐起身来,心里一丝难过与不忍。

你走吧,我不想再见到你。

什么?如絮一脸的惊谔与疑惑。

你醒醒吧!其实,我根本就不喜欢你.经过这么多事,我想通了,一生就这几百年,转眼间就没有了.我的心已倦了,再也无力欺骗任何人.我以前对你的种种全是骗局,我喜欢的只是你的美貌而已.你走吧!我不想再见到你.以前的事,是我对不起你,请你离开,别再打扰我!

话语是那样的绝决.如絮的泪水,一滴一滴的滴在地上,眼角的泪水在阳光的照射下晶莹发亮.我的心隐隐阵痛,不知是不是由于我的伤还未好.

如絮伸出手恨恨地打在我的脸上,我的身体已经麻木,没有任何感觉.我站起身来,头也不回的走了.如絮,对不起,我不想伤害你.

我心中再无任何牵挂。

在断魂崖边,我遇到了噬天.我知道今天就要死在他手里了,去追随我亲爱的哥哥和姐姐的亡魂.想到这竟没有那么难过了.

噬天,你我今天就作一个了结.

我抽出玄天神剑,运起全身灵力,准备与噬天殊死一搏.

我感觉到噬天灵力的强大,慢慢的我的灵力一点一点地消失,最后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.我白色的衣袍已被染成了红色.

我挣扎着站起来,噬天举起剑刺了过来.我无力夺闪,闭上眼,任凭剑气吹动我的长发.这时,如絮的影子突然在我脑海里映现,然后越来越远.如絮,永别了!

突然,我的身体被撞开,倒下间,我转过脸,看到长剑刺入如絮的身体,血顿时染红了她洁白如絮的衣衫.我无力的喊着,如絮……如絮……

我倒在地上,没有站起来的力气。看着在长剑刺入她身体的一刹那,她右掌突然向前击出,噬天对这突然而来的一掌毫无防备,被击出十米之外。

如絮抱起我,飞向断肠崖,她的鲜血在空中飞舞,如同飞絮。

如絮躺在断肠崖边的柳树下,我挣扎着将她搂入我的怀中。

“休想让我离开你……”如絮的语气如游丝般微弱。

“你好傻!”

如絮强忍着痛疼,挤出笑容,她永远都是那样美丽。

柳絮飘落在她的眉尖,柳叶也蹁跹飞舞落满了她的长发。她静静地看着我,眼角挂满了泪水。

“你要好好地……”突然,如絮身体一阵抽搐,我紧紧将她抱住。“好好地……等我……来世的轮回……你一定要好好地……”

我拿出长笛慢慢的吹了起来,我知道此刻,她想听我吹笛。我想起了哥哥英俊的面容,想起了姐姐对我温暖如春的微笑,想起了如絮悠扬的琴声。不知不觉,我竟泪流满面。

曲终,人亡。一缕香魂随风散去。

噬天此时已经追来,我坐在地上搂着如絮,举起玄天神剑,用尽全身力气,带着满腔仇恨向噬天劈去,剑声如咽,剑气如弘,卷起空中的柳絮,柳叶也随着剑气如剑般向前刺去。接着发出一阵巨响,大地为之颤抖。噬天晃了晃身体,便栽倒在地。

我举目四望,旷野一片寂静,苍穹浩茫。

青衣老人从远处走来。“薤上露,何易xi,露xi明朝更复落,人死一去何时归……”拄着竹杖,穿着芒鞋又消失在远处。

我一个人抱住如絮,站在漫天飞絮中间,似等待百年的轮回。我吹奏一曲挽歌,沉沉低吟:

春日梦易碎

柳絮纷飞只为谁

叶动风儿吹

落英萧萧情无悔

柳丝离离来又回

伊人独憔悴

为谁流下第一滴泪

柳枝发如碎

轻舞留人醉

绿色云烟笼罩着谁

淡淡的风吹

柳絮飞

柳絮飞

纷纷扰扰只为谁

蝶儿舞

絮儿飞

营营攘攘断肠泪

……

 

我站在如絮的坟前,坟旁的柳树仿佛一夜间变得愈加茂盛。柳絮如雪般不断飘落,树上的布谷鸟一声一声的悲鸣,周围显得愈加苍凉。我不禁泪流满面。

如絮,我会好好地,等待你来世的轮回,去追寻你的影子,永不说再见……

我会好好地……我的哥哥,我的姐姐。

我会好好地……等你,如絮……

2009年8月3日

柳絮纷飞只为谁<一>

我会好好地,等你来世的轮回,去追寻你的影子,永不说再见。

—题记

柳絮纷飞

我从梦中醒来,不知多少个日日夜夜,梦中全是你的影子。柳絮漫天飞舞,洒满了我的长发,我的衣襟。坟旁柳树上空,划过几声悲哀的鸟鸣,仿佛是你来世的呼唤。你还在吗?眺望着远处渐飞渐远的鸟的影子,晃晃忽忽,仿佛又回到了从前。

我叫叶子风,是白絮城城主最小的儿子,我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。白絮城里一年只有两个季节,春天和冬天。春天,城里到处都是漫天的飞絮,旷野里,一片一片茂密的柳树在风中摇曳。冬天,白絮城苍茫而皓洁,城里城外是一个白色的世界,宛如用白玉雕刻的一座城堡。我无忧无虑的童年便是在这里度过。这里,我们每个人都有灵力和长达五百岁的寿命。

我是一个不会流泪的孩子,从母亲肚子里呱呱坠地起,便没流过一滴眼泪。父母曾为我请过许多占术师,却没有一个人能占透。

忽然有一天,一个蓬头垢面,衣衫零乱的青衣老者闯进王宫,对父母说,这个孩子,乃非常人,灵力集于一身隐而不现,第一滴泪落之时,定有奇异出现。待父母将要详细询问时,青衣老者拄着挂着酒葫的竹杖,一转身便消失不见了。只听见“薤上露,何易xi(日希),露xi明朝更复落,人死一去何时归……”从远处飘然而至,愈来愈远,最终消失在浩茫的天空中。

哥哥,姐姐常常带着我到城楼上看星星,去山顶上观日出,在河边柳树林里练习法术。

一次,我和哥哥姐姐一起到柳树林里散步,时至仲春,清风吹动着我的长袍,发出轻微的响声,温暖的阳光从树缝间隙倾洒下来,在我的长发上流淌,柳絮随风拂面,感觉如同很小很小的时候,依偎在母亲的怀里。

哥哥和姐姐慢慢的跟在我的身后。突然前方晃出个人影,一身玄黑色的衣衫,在这柳树林中显得有些格格不入,他手提长剑,面目狰狞,眼里闪着点点红光,他决非白絮城中之人,因为我们白絮城中的人眼睛都是黑色泛出淡淡的蓝色。那人突然哈哈大笑,声音尖刻,刺耳。我吓得立刻躲在哥哥姐姐身旁,拉着哥哥姐姐的衣裳,哥哥姐姐轻轻抚摸着我的头发。

“子风,别怕,我们会保护你!”

“阁下何人?为何拦住我们的去路?”

“哼,把孩子交出来,我可以饶了你们的性命!”

哥哥姐姐按紧长剑,做好了防御准备。

“我们与阁下应该无怨无仇……”

“少废话!”黑衣人不待哥哥说完,便推出两掌,两道红光向哥哥姐姐驰去。哥哥和姐姐运起灵力,挥剑一劈,两道红光便化作一缕轻风,灌满衣袖。黑衣人趁哥哥姐姐挥剑间,闪到我的面前,抓起我向远处飞奔。没想到此人的幻影步法竟如此厉害。哥哥姐姐急忙追赶过去……

父王派人到处打探我的消息,母后为此急出了眼泪,正当事情毫无进展的时候,父亲收到一封信,说是在断魂崖边用玄天神剑来交换我,只许父亲一个人来。

玄天神剑是传说中能开天劈地,统领三界的神器,我的祖先曾用玄天神剑打败了魔族在这里建立起了风絮城。从此,玄天神剑成为历代城主的佩剑,是城主身份的象征。但至今谁也未曾见到玄天神剑有过特别的神力,或许在等待与它灵性相通的主人。

第二天,父亲不顾众人的反对,提着玄天神剑来了。他站在断魂崖另一侧的岩石上,白色的衣衫在风中飘舞,长发向上随风扬起,脸上冷静而刚毅。

看到父亲气势恢宏的身影,仿佛看到了希望。

“把孩子交出来,我就把玄天神剑交给你。”父亲的语气冷峻而又坚定。

“呵呵。”黑衣人冷笑道,“快把剑交出来!否则,休想让你的孩子活着离开!”

父亲不再说话,举起玄天神剑,准备仍过去。黑衣人刚摆出一幅将要接剑的姿势,便疆住不动了,倾刻扑倒在地,口吐鲜血,鲜血染红了地上的白色柳絮。原来父亲举剑间运起灵力,黑衣人怎知父亲的灵力在这世上没有几个人是其对手。

回到宫中,哥哥抱起我,理顺我零乱的长发,看着我,眼里闪着泪光。

“对不起,哥哥没能保护好你。以后,哥哥不会让别人再伤害你。”

我躺在哥哥的怀里,望着哥哥英俊桀骜的面容,伸手擦干哥哥眼角里的泪水,好想一直这样躺在哥哥怀里。

晚上,和姐姐一起躺在房顶上看星星。姐姐望着蓝黑色的天空对我说:“假如有一天姐姐不在了,姐姐就会变成天上的一颗星星,每天晚上就会在天上看着你,不让你一个人孤单,保护你,谁也别想伤害你。”

“姐姐,你不会离开我,是吗?”

“嗯,姐姐永远也不会离开你。”

日子一年年的过去,哥哥和姐姐的灵力也更加强大,而我也俨然长成了大人。在哥哥姐姐眼里,我永远是那个长不大的弟弟。

在官里闷得无聊,庭院里的桃花已经开了,冬天刚过,到处弥漫着春天的气息,是该好好出去走一走了。

温暖的阳光流泻在我的身上,驱赶走了身上丝丝寒气。和煦的春风夹杂着淡淡桃花的清香,令人心荡神怡。冬天遗留下来的雪还未化尽,在阴暗的角落里还零星的堆着几堆白雪,远处的山顶还是苍茫的白色一片。路边的柳条随风起舞,如娉婷少女轻盈的秀发。前几日还未发芽的柳枝今日却泛出点点嫩绿的颜色,真有一夜春风吹绿千树万枝的感觉。

正独自欣赏间,忽然听到柳树林那边隐隐约约传来阵阵琴声,那琴声时而高昂,时而低沉,似高山流水,忽而峰回路转,欢快处,若泉水叮咚,孤寂时,如泣如诉。又有歌声婉延而至,调如古埙,歌曰:

南风起

吹起柳丝离离

柳絮蹁跹无限意

和着相思落一地

伊人轻踏无痕迹

绿野芳踪随谁去

低眉信手弹续续

拔弄心中情几许

野外青山无人语

水边柳枝飘无力

芳草萋萋

柳丝离离

试问闲愁都几许

夕阳古道情随曲

……

寻声走去,只见不远处一位素衣少女正专心抚琴,丝毫没有发觉我的到来。我沉醉在这绝妙的乐声和歌声中,拿出长笛和着音律吹了起来,仿佛自己变幻成跳动的音符,从乐器中流淌出来。

“公子的笛声雄浑悠扬饱含深情堪称千古一绝呀!”

忽然听到一句话,把我从乐境中惊醒,方知曲已终了。呆呆地望着对方,竟一时不知如何回答。素衣少女见状呵呵笑了起来,笑容在隽秀的脸上绽放开来,很是好看。想起自己的反应,竟也跟着笑了起来。

“素闻琴声有勾心摄魂之术,未见弗信,遇姑娘你方知焉。不知姑娘芳名。”

“吾仍无名小辈耳,区区姓名何劳公子挂念。”

“既然姑娘不肯相告,那在下只能随姑娘之后,拜访令尊如何。”我故意说道。

“呵呵~你以为你有那本事吗?”

说罢,闪在远处,灵力竟不在我之下,她回过头来看看我,说到:“有缘自会相见。”便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我望着她消失的背影,竟有一丝丝的不舍。

晚上,我回到宫中,我问姐姐知不知道城中有没有一位琴艺高超的女子。

姐姐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,微笑地对我说,柳将军之女柳如絮是也。我压抑着心中的激动,焦急地等待黎明的到来。

第二天,我便跑到柳府,见到她时,姐姐正如她下棋。她见到我站在她面前,脸上写满了惊讶,姐姐在一旁对着我笑。

我走过去,抓起她的双手。

我终于知道你的名字,你叫柳如絮。

她低下头,脸上泛出点点红晕。

我把如絮带去见父亲,父亲很高兴,对我说,孩子,你已经长大,你有你选择的自由。

我们躺在柳树林里,听着柳树花开花落的声音,望着漫天的飞絮把我们慢慢覆盖,感觉整个世界是那样的温暖,美丽。